誰是接班人-古典音樂家之興亡Being Gidon Kremer

標準

這張照片是要表現魔鬼提琴手的神情嗎?

我是古典音樂白癡,雖然有學過幾年古典鋼琴,
但只要沒有配過電影或廣告的古典樂,
就算是大師級的作品,我大概都沒有聽過(哭),
平常一年到國家音樂廳的次數用大拇指就可以算完了……..結果這星期居然來了兩次ㄟ!
星期二感謝台中的順仔把市交的票讓給我們夫婦,
星期五則是等了兩個月的Gidon Kremer。

大家在網路上應該都有看過 Igudesman & Joo 的演出,
我前幾個月在Youtube首頁偶然瞄到他們跟Kremer合作的片段,驚為天人!
才知道這個組合已經巡迴演出很久了,
Kremer算是我少數可以叫出名字的古典大師,
因為他本人也不算太古典,心頭愛跟我一樣是Piazzolla,
所以我的CD架上至少有十片他的演奏專輯,
 Igudesman & Joo加Kremer的表演簡直是完全打中了我那窄小的古典音樂死穴…….

由Kremer一手拉拔出來的波羅的海弦樂團這次是演出的主角,
每位團員不但身懷絕技,也都有渾身的表演細胞,
不輸給搞笑的Igudesman & Joo,他們剛開始演出的Mozart Bond,
居然還讓女團員一一出來賣弄風騷,每一位都好正喔!
下面影片是Igudesman & Joo的版本….看不到正妹….
    

本來很期待看到Kremer和Igudesman合作Libertango,

結果台灣版的演出,Kremer的部分由一位接班團員出來表現,
雖然有點小遺憾,但就像我之前說的,這個東歐團體真的非常優秀,
隨便一個團員都可以打死一堆首席,
加上Igudesman的舞步又更複雜搞笑(他還參雜一堆國語翻譯勒),
全場拍手拍到不行呢!

這次有一個曲目是新的(還是沒被貼在Youtube的關係),
叫做Nokia variations,很有創意耶,
一開始很像席中有人的手機響了,還是Nokia最傳統的midi開機鈴聲,
然後Joo就開始學下載鈴聲的電話語音,問觀眾要下載哪一種格式的鈴聲,
同樣一個midi旋律,被樂團翻譯成莫札特的輕快、布拉姆斯的的憂鬱與筍白克的神經質…
才短短兩個小節,變化無窮的編曲,
馬上感受到Igudesman & Joo在形式上的天馬行空。

這次最大的收獲還是能夠親眼看到Kremer演出Piazzolla的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春,(雖然我還是最愛"冬")
大家可以上Youtube聽聽看,這麼美的旋律,
如果聽現場是多麼地震撼人心呢:
春:

冬:

安可曲被我料中是We Will Survive:

可惜台灣版沒有奶泡器的橋段,
但光是看大師開金口唱歌就值回票價了!

P.S. 奶兒真的是我的Piazzolla之友,每次有這種演出她都會故意不跟我約好一起買票,
居然坐在我前面一排是怎樣~太有緣了吧!

廣告

3 responses »

  1. 哇好棒喔!有人來糾正我了耶,就等待這一刻啊~(因為印象中不太覺得舒伯特有這麼可怕)Nel跟我之間一定有一條看不見的魚線牽著(還有味道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