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美國大環線–Double O Arch & Partition Arch

標準

走著走著,左邊有片隔板岩突然豁然開朗,
不再遮住大家的視線:

原來是已經抵達Double O Arch 了:

以這種方式看到獎品真的很驚喜,
一般而言,地標都是遠遠就可以瞄到,
然後越走越近,越走越清晰,
但Double O Arch玩的是那種遮眼到目的地,
然後再給你一個大Surprise!
(公園裡有一個Surprise Arch更酷,是長在步道頭頂上,發現他的人走了n次才知道頭上的影子是個拱門)

夫婦比了好多個O,來表達內心的喜悅:

跟我們一起抵達的Amy姐幫我們拍了好多漂亮的照片,
真的很謝謝她(而且她只穿涼鞋就走完全程~我們好羞愧)!

遠處有兩個比我們早到的遊客坐在Double O後面的岩石上:

借我們當個比例尺。

這種場景一定要來一張中國功夫:

爬到O裡面再來一張:

這張只是下面的小O,
我爬得就有點吃力了,
上面的大O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。

不信你看老公被卡住的模樣:

即使已經爬那麼高,還是離大O一大截勒。

從下往上看:

很有科幻場景的Fu吼。

一路上我們都聞到一股非常好聞的香味,
後來發現是這邊遍地的松樹所分泌的松脂:

陽光下的松脂閃閃發光,很難不去注意到。

開始往回走了:

這張照片告訴我們,不仔細看石頭堆的指標,
就會走到這種高高在上的死路,
爬下來累死又嚇死。

回程時發現的另一個拱門:

如果我沒記錯應該是Black Arch,
下面應該也有步道可以走到。

腳下這個石縫可以直通地獄,
我來回都走得很挫:

因為時間用得很省,
所以我們多繞了0.4英哩去看Partition Arch:

也就是從景觀拱那邊可以瞄到的小拱門背面,
這邊很少遊客,滿地的大頰鼠亂竄!

回到景觀拱附近,
來一張Wall Arch的遺跡:

就是這個斷面讓我認定曾經有個拱門在這邊死掉!

最後  —  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:

一定要走完全程才可以吃到的三明治,
如果執意要帶去步道吃,
可能只吃得到德國酸菜酸麵包藍起司口味(全部都壞掉這樣) ,
因為我一條士力架是被當牙膏吃掉的(當日中午氣溫約華氏102度 — 攝氏39度)。

廣告

2 responses »

    • 我有步道地圖, 好像是Landscape Arch那邊右轉, 往Private Arch的方向可以走到都是沙地的primitive, 一樣可以接到Double O, 但聽說很容易迷路, 我們那天走左邊石頭路其實還好, 不會很寂寞, 所以也沒有迷路(幸好)map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