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義大利—跟著卡拉瓦喬逛教堂

標準

老實說,20幾年前念美術史的時候,卡拉瓦喬真的沒現在那麼紅,
我還是因為Ribera才回去看卡拉瓦喬的東西,
去年聽了謝哲青三場演講,今年陸續跟隨黃璿恩老師的巴洛克系列,
按捺不住追星之情,才安排拿坡里到佛羅倫斯這段旅行,
整個就是以他的逃亡路線當做行程啊XD

從Pio Monte della Misericordia二樓小包廂遙看七善事
dsc03506
義大利的教堂不收門票,所以藝術品大多被收到教堂博物館,
或直接把教堂的椅子拿掉變成博物館以賺取門票,
但這間禮拜堂卻仍有彌撒的功能在,只是讓觀光客從二樓的「博物館」入場,
最後才下樓看唯一要看的一幅畫(二樓其實是聖器室),
把系列畫全部擠在同一個畫面真的很屌:
dsc03510
這是我在義大利看的第一幅卡拉瓦喬(當年去烏菲茲只知道看文藝復興),
因為距離遙遠,對比太過強烈,根本看不到細節,
所以覺得很像在看電影看板,
小小失望了一下呢。

羅馬的法國聖王路易堂則用投錢點燈的方式變相收錢(比較便宜一點XD):
dsc05502
別的小禮拜堂都有燈,唯有聖馬太這間完全黑暗,不點燈什麼都看不見,
重點全放在聖馬太的蒙召:
dsc05493
禮拜堂超小畫超大,視角變形得相當嚴重,
但親眼看到以後非常震撼,因為有宗教故事托襯,那光影背後的力量比夜巡強大了好幾倍:
The_Calling_of_Saint_Matthew-Caravaggo_(1599-1600).jpg
窗戶所佔的上半部全部留白,耶穌面部晦暗不明,
彷彿是以一個先知的身份在執行神意,而那道光才是指令,
無論是手法或是意涵都是大師級的神作。
然後卡拉瓦喬的模特兒永遠就是那幾個熟面孔,很有趣,
好像看一群朋友隔幾個星期就一起玩cosplay一樣,
戴白羽毛帽的青年暱稱叫Cecco,本身是個畫家,
也是施洗者約翰系列、大衛跟愛神的模特兒。

蒙召對面是殉難:
dsc05501
右邊又出現Cecco了(感情真好):
the_martyrdom_of_saint_matthew-caravaggio_c-_1599-1600.jpg
這幅的主角馬太與天使都看不見表情,
最亮最清楚的面孔,大概就是最後面卡拉瓦喬冷眼的自畫像了,
我不負責地猜想這是他對神旨的一種無奈與不滿XD

最後是羅馬的人民聖母聖殿(也是投錢點燈):
dsc05648
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小禮拜堂的主題那麼混雜,
左右各兩個不同的聖人,一個殉難一個皈依,
中間是聖母升天….還是卡拉契畫的….

這間是以左邊的聖彼得殉教為重點:
dsc05650
構圖真的屌爆,雖然米開朗基羅畫過一樣的主題、也玩矯飾風,
但倒掛十字架的姿態就沒辦法弄得那麼大膽,
現在看起來還是好新潮。

對面是聖保羅的皈依:
dsc05651
卡拉瓦喬是一個很會跟觀眾溝通的畫家,
教會當時非常在意馬比主角顯眼這件事,差點要退他貨,
但以現代人的角度看,這根本是3D電影才會用的手法好嗎,
把主角從畫面上摔到觀眾群中,沒什麼比這個更讓觀者更親臨其境了。

看完這三間教堂再看私人或博物館收藏,
會覺得他畫教堂真的比較用心啊(也可能在羅馬時比較安逸一點),
接下來寫Galleria Borghese時會有更多精品介紹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