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旅行

2019北法之Reims

標準

一般來說買城市卡是方便參觀博物館,
在蘭斯則是香檳廠可以走透透:
DSC04389
看到這些熟悉的廠牌,就好像小朋友看到米老鼠跟唐老鴨的海報一樣,
大人的氣泡迪士尼我來了~

我們在香檳區待三天兩夜,其中一天參加小農廠的Tour去學習產業知識,
另一天就留在市區觀光,
原本以為已經結束的諾曼第二戰史之旅,又在此時死灰復燃,
「誒你知道德國二戰時一共投降了兩次,第一次是在蘭斯嗎?」
盟軍跟俄軍幾乎是同時抵達柏林,但艾森豪在此時卻轉向德南,把柏林讓給俄國打,
德軍被俄軍打得落花水流時,為了自救,反而先向西線的英美軍投降,
「邱吉爾以反共聞名,甚至想趁俄國打柏林元氣大傷,把蘇俄一併解決掉。」
最後是史達林發現陰謀,向英美發出嚴正抗議,才讓德軍再次在柏林正式投降一次,
所以英美等西方國家都是訂5月8日為勝利日。而蘇聯則選在每年的5月9日舉行紀念儀式。

蘭斯聖母院在一戰時被德軍燒掉炸爛:
DSC04405
眼前看到的全是重建,最有趣的是因為資助者大多是酒商,
所以彩繪玻璃窗的主題也跟香檳的釀造有關:
DSC04409
修復的年代夠新,居然還有夏卡爾的作品混在裡面:
DSC04410
哈哈哈若不是一群觀光客圍著他討論我還真沒發現這是大師作品。

正面的花窗搭四周的聖人像超級漂亮:
P_20191007_144806_vHDR_On_HP
應該是我們見過最漂亮的花窗了:
P_20191007_150229_vHDR_On_HP
到正門口找蘭斯的微笑:
DSC04421
真的很像在說「Fighting!」對吧!
他的傳奇性奠定於在天使界難見的詭異笑容,
個人覺得他應該不是在舉手加油,手中本來可能拿著什麼法器。

立面上的小雕像跟排水口:
DSC04418
有點像圓明園的獸首。

本台妹大約從旅行第三天開始就開始吵者要吃麵線喝熱湯,
苦主只好帶我光臨一家人氣很旺的亞洲餐廳:
DSC04395
我點了拉麵,上的卻是牛肉花生炒飯,
他點的是泰式清湯,湯裡卻有一整塊鵝肝,
但不得不說我們在香檳喝的第一杯香檳真是棒得不得了,
雖然焦距完全對在醬油上面XD

亞洲餐廳旁邊的展演會館,也是用香檳風格馬賽克來裝飾:
DSC04393
你看他門下面的小樓梯可愛死了,這邊應該是個卸貨口?

變成廢墟的歌劇院:
DSC04423
可惡啊他旁邊有一家越南人開的河粉店!

同樣遇到星期一,原本標記的香檳bar都沒有營業:
P_20191007_185321_vHDR_On_HP
我們散步到酒廠剛好遇到關門:
DSC04435
但蘭斯的市場在夜晚仍燈火通明:
DSC04451
市場的攤位都拿來當酒商展示櫃了,
連中國也派了茅台來參展:
DSC04452
直接在市場旁邊找東西吃:
DSC04449
剛好是一棟新藝術風格的集合住宅,賞心悅目,
即使點的是年份香檳也不到兩千台幣:
DSC04453
晚餐吃的也很夏威夷風,我們在香檳除了酒以外都很不法國啊。

2019北法之凡爾賽宮

標準

距離上次造訪竟然已經過了12年:
DSC04383
如果當時生小孩的話現在小孩都要上國中了(還好沒生)!

我們住在凡爾賽門口約一百公尺左右的旅館,
想說可以等到人潮散掉以後再來排隊,但根本沒有這種時候:
P_20191006_135735_vHDR_On_HP
右邊的排隊隊伍從皇宮入口排到柵門,大約繞了四回,至少要排一個半小時。

12年前除了不必排那麼長的隊,也沒這些亮晶晶的金色屋頂緣飾:
P_20191006_152540_vHDR_On_HP
宮裡人滿為患,可能一個假火警警報就能踩死上百觀光客,
一路走馬看花才敢在鏡宮停下拍照:
DSC04349
這裡算是空氣最好的地方了,因為沒有導遊敢在此停留說明,
第一次拜訪的老公幫他取了個好角度:
P_20191006_161057_vHDR_On_HP
原來這樣拍就拍不到人又富麗堂皇啊!
以瑪麗安東尼風格重新復刻的王后房:
DSC04356
每一個房間的窗戶都催促我們走去花園享受清幽:
P_20191006_160904_vHDR_On_HP
但即使是快步抄捷徑也要走個把小時才走得出去。

下午陽光大好,天上的雲剛好形成這麼有趣的形狀:
DSC04365
台灣建築密度高,根本沒這麼大片的天,
DSC04368
所以家鄉畫城市風情的畫家多如牛毛,畫風景的畫家麟角鳳毛。

走到腿爆掉的凡爾賽花園:
P_20191006_163235_vHDR_On_HP
很悠閒地看了數場水舞、打了幾個道館才離開:
DSC04373
本來想走去瑪麗安東尼的小農莊,但因為來回要兩小時而作罷,
非常能想像當初這樣的腹地住了快四萬人。

週日的凡爾賽鎮幾乎沒東西可吃,在市場附近的wine bar喝酒充饑,
發現這邊的市場長得很可愛:
DSC04388
一週兩次,原本的平面停車場都會擺滿美食攤位,沒機會一賭風采真是可惜。

2019北法之Château de Chambord

標準

我站在法國國花百合花徽上跟香波堡合照(警察先生就是這個人):
DSC04187
香波堡前身本為獵宮,後來變成眼前這個獨具特色的城堡,
關鍵人物就是把達文西聘入宮中的法國文藝復興大財主François I,
很多傳說都將香波堡的設計師認定為達文西,
但其實達文西在城堡動工之前便已經逝世,
我們只能旁敲側擊它義大利文藝復興的氣質。

身為獵宮,所以城堡被森林所包圍,
光開車入園就開了快半小時:
DSC04224
這個園區現在是個國家公園,腹地比巴黎市區還要廣大,
不管往哪個角度看都能看到消失點:
P_20191005_153409_vHDR_Auto
從停車場走過去,首先看到它的背面:
P_20191005_142906_vHDR_Auto_HP
又像煙囪又像鐘塔的屋頂群像有種奇幻感,
跟1999年拍的鬼入侵裡的鬼屋長很像(Harlaxton Manor),
DSC04180
天際線一整個目炫神迷:
DSC04194
身在屋頂上更有超現實的fu:
DSC04204
我們像逛城牆那樣在屋頂天台走了快40分鐘。

屋內最有名的雙螺旋階梯:
DSC04200
傳說中從達文西手稿生出來的設計,讓情婦在上下樓梯時可以避免尷尬,
我們夫妻真人實測從不同的入口走下來:
P_20191005_154422_vHDR_On
其實還是可以從小窗看到對方的臭臉啦:
DSC04228
梯底開心合照:
P_20191005_145848_vHDR_Auto_HP
這幾年我們蒐集了好幾個這種旋轉梯,
下場就是每一張照片都是三下巴以上的醜…
這個角度看樓梯更能感受到雙向的設計:
DSC04202
有看到拱頂上的雕刻嗎?每一格都是一隻長得不一樣的蠑螈,
一共有三百隻,戴了王冠的他們都代表著François I的皇家地位。

香波堡一直到路易十四時才完工:
P_20191005_151547_vHDR_Auto
上圖就是他王上的寢室,
相較於Château de Chenonceau,這裡因為大革命時被洗劫一空,
所以生活感很薄弱(擺設都是後人補回來的),
廚房看起來也很像樣品屋XD:
P_20191005_154902_vHDR_On_HP
不過光是看屋頂就值回票價,什麼好抱怨的了。

2019北法之Château de Chenonceau

標準

Château de Chenonceau的主人一直是情婦與王后,所以也有女人堡的稱號:
DSC04107
一開始我們導航導錯位置,來到當地人釣魚的秘密基地:
DSC04091
話說謝爾河上好多人在捕魚釣魚,像La Maison d’à Côté就很愛這附近的河鮮,
他們用一種魚籠捕捉河鰻,參觀城堡時就有一艘小艇正在沿河收成

買票入場後會先經過花園迷宮:
DSC04098
參觀的人有夠少,大家都只對城堡建物有興趣,
害我的寶可夢在這邊站了半個月。

然後抵達讓人目不轉睛的Diane de Poitiers花園:
DSC04125
Diane de Poitiers是這邊第一位女主人,
除了將城堡用拱橋連結到對岸(它是附近幾英里內唯一的橋樑),
她也開始把此處打造成知名的文藝復興瑰寶,
眼前這個花園也是她所監督建設。

亨利二世去世後,法國慈禧凱薩琳趕走情婦接手城堡,
把城堡一路蓋到橋的另一端:
DSC04127
不愧是佛羅倫斯來的女孩,現在可以在法國版舊橋上散步寫意了:
P_20191005_120026_vHDR_Auto
兩側的房間可以直接從河中打水上來用:
DSC04141
可愛的水龍頭:
DSC04144
她也建造了屬於自己的花園:
DSC04153
以前只知道她好大喜功愛美食愛漂亮,
看完城堡裡的歷史牆才知道她也專精權謀暗殺,
布洛瓦城堡還保留一面她放置毒藥的藥櫃。

曾經睡過五個王后的五個王后房:
DSC04151
城堡中有好幾個廚房,這種銅鍋幾乎都是凱薩琳王后從義大利帶來法國的,
DSC04139
她是法國烹飪的啟蒙者,在這之前法國人連叉子都不會用。

不再燃起火燄的中世紀壁爐:
P_20191005_121448_vHDR_Auto
把時間凝結在文藝復興時的藝術與生活百態。

除了城堡還有超大農園:
DSC04164
好逛的程度跟凡爾賽差不多,她們除了養家禽家畜還有這種驢舍:
DSC04173
每隻驢子都有自己的簽名照…

最後就是停車場的告示牌:
DSC04092
很多人帶狗進去逛城堡喔,搞不好帶驢子進去都不會被拒絕呢!

2019北法之遊城堡住城堡

標準

今天住的城堡還算華麗,但使用者經驗卻不是那麼美好:
DSC04004.jpg
缺乏軟體的環境下,旅客只能自己加料自娛娛人(成果在本篇最末)。

因為到得晚,旅館附設的晚餐已經沒有名額:
DSC04021
前台介紹了兩家餐廳讓我們自行前往,
開車開到羅亞爾河旁時才發現這裡就是有名的洞穴酒窖區:
DSC04025
餐廳跟酒莊嵌在山壁裡,山洞裡的裝潢美輪美奐,
可惜我們到的時候也客滿了(哭)。

幸好另一個小鎮上的餐廳還有位子(坎坷晚餐路):
DSC04026
點完菜發現他們居然有店貓,馬上加分:
P_20191004_203614_vHDR_Auto
他是一隻吃高檔鵝肝生蠔的貓咪啊:
P_20191004_204722_vHDR_Auto
其實餐酒都很不錯,但因為太奔波了,楊先生大受打擊,
馬上連絡接下來幾天的旅館預訂晚餐。

炫耀一下旅館的硬體:
DSC04015
這玄關有夠像瘋狂亞洲富豪男主角他家,
到處都是動植物標本:
DSC04016
在這邊就算看漫畫也亂有文藝氣息的:
DSC04017
我們的房間:
DSC04008
公主式的床幔:
DSC04012
浴室幾乎跟房間一樣大:
DSC04010
備品高級暖氣也很暖:
DSC04011
我想今日旅館最大的弱點還是早餐吧,
明明是這趟最高價的外附早餐,而且飯店本來就備有主廚跟餐廳,
吃的卻是最陽春的大陸式,意思是連蛋肉都不提供,麵包也歹呷,
我們在menu上只能勾選兩份優格跟三份玉米片來充飢,
然後上桌就變醬了:
DSC04052
牛奶是冰的,心是涼的(多浪漫的早餐詩)。

草草吃完玉米片,意外覺得老公跟城堡合照的效果很好:
DSC04055
ㄟㄟ我想拍一些尊爵不凡的照片,你的姿勢可以配合一下嗎?
然後「我老公在大號我好無聊」的系列就出生了:
DSC04060
是不是氣宇軒昂:
DSC04071
英姿煥發神采飛揚:
DSC04081
請大家不要打照片上的電話啊建商會苦惱:
DSC04088
感謝這些網路廣告讓我們的法國行增添了一抹樂趣。

2019北法之Fontevraud Abbey

標準

驅車經過幾個神秘兮兮的軍營,我們來到歐洲最大的傳奇修道院Fontevraud Abbey:
DSC03982
建築物本身沒什麼看頭,只好弔古尋幽,
這間修道院晚期根本是亂葬崗,挖出來的骨骸成千上百,
其中最有名的人物就是獅心王理查一世跟他媽媽阿基坦的艾莉諾:
DSC03985
獅心王以十字軍東征與起兵叛變自己父親出名,
所以他死後請人將他分為三份—頭部、遺體與心臟,
遺體埋在父親腳下謝罪,心臟則送到盧昂大教堂,
阿基坦的艾莉諾(Eleanor of Aquitaine)的故事更是精彩:
DSC03986
原本是法蘭西王后的她跟人私通又生不出王儲所以被休了,改嫁給英格蘭國王,
但後來兒子爭產開始跟親夫內戰,只好聯通前夫討伐現任丈夫,
幾個兒子被俘出事都是她親自出馬搞定,儼然是權力遊戲中最生動的女主角,
你現在孤狗她常會出現GoT裡面的瑟曦照片,
我們在商店看到的都是以她為名的繪本或紀念品。

像座小城般的修道院:
DSC03992
稍微比較漂亮的Chapter house(參事廳):
DSC03989
我們這次參觀的修道院,在大革命的時候都轉型為監獄,
Fontevraud Abbey也不例外,所以除了教堂外幾乎都被陰霾籠罩,
充滿死亡與怨念:
P_20191004_173945_vHDR_Auto
唯一比較開心的地方就是修道院內附屬的四星酒店與一星餐廳:
P_20191004_175137_vHDR_Auto_HP
這是餐廳的菜園,充滿生氣,
穿著廚師服的員工不時在其中採收作物,
連雞舍都超可愛:
DSC03997
沒見過的黑毛品種小母雞還在裡面生了一顆雞蛋。

最後就是看到不想看的掛毯:
DSC03991
從透視法可以看出年代比昂熱的掛毯新潮許多,
詳細記錄了中古世紀日常生活的食衣住行。

2019北法之Château de Brézé

標準

Château de Brézé是這次我最喜歡的一個城堡:
DSC03981
光看地上建物可能覺得它平凡無奇,
因為重點全藏於地下9公尺深:
DSC03925
別人的護城河是他的主要幹道,
串連起一公里多長的地下洞穴。

城堡內的階梯可以通往地下洞穴群:
P_20191004_152247_vHDR_Auto
也因為要上上下下迷路找路,
所以很多遊客都在網評上寫不適合老人小孩造訪,
即使是行動自如的人都要走一兩個小時才走得完:
DSC03950
地下洞穴除了飼養牲畜還有各種儲藏與防禦功能:
DSC03956
溝渠兩邊都是槍口:
DSC03959
這個槍砲塔不仔細看還以為是鴿舍:
DSC03944
塔上的洞是瞄準用的,結果現在反而方便了鳥兒:
DSC03938
裡面真的有鳥築巢,還拍到鳥頭張望。

仰望護城河橋,很像在裙底偷拍:
P_20191004_154717_vHDR_Auto_HP.png
有人還說露毛了。

除了飼養家禽家畜,洞穴中還有養蠶室、麵包坊、製陶廠與酒廠,
儼然就是一個自給自足的小型城鎮:
DSC03953
採收好的葡萄可以從平地經由地道直接進入壓榨槽,
(下圖左邊最裡面有個像溜滑梯的通道)
榨好的葡萄汁則會沿著前面的小水溝流到左邊更低窪的發酵槽:
DSC03960
天然的低溫高濕儲酒室:
DSC03966
他們連製作橡木桶都不假他人之手:
DSC03967
光藏酒的這個洞穴就有好幾十公尺深:
DSC03968
後來得知Château de Brézé萬聖節時會有鬼屋活動,
想說根本沒有比這裡更適合過節的地方了。

除了農牧生活,城堡裡面也有貴族生活展示:
DSC03975
可愛的無水沖馬桶:
DSC03970
Château de Brézé的酒廠到現在仍然正常運作,
參觀完可以買一瓶他們的葡萄酒當伴手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