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旅行

2019北法之意外的廊香教堂

標準

城造在山上,是不能隱藏的:
DSC05129.jpg
但其實在山下完全看不到這個教堂(一定要買票進場看)。

廊香人人想看,地點卻超級偏遠,
去年曾標了地標,不過他離我們住的Dijon開車要兩小時,
來回四小時看一個教堂真的太傷,所以只能忍痛放棄,
今年原本沒放在心上,最後一天安排阿爾薩斯開回機場的長途公路行,
一共要開五小時才能抵達機場旅館,
法國高速公路有個特色,就是接近名城或歷史遺蹟時會在路邊立圖示大看板,
像是酒區會畫瓶酒跟葡萄,古戰場畫幾個阿兵哥什麼的,
當我看到廊香的看板(Belfort交流道)時忍不住跟老公說:
「這個教堂是所有現代建築書的封面!」
於是40分鐘後我們就在這朝聖了…

買票才能入場的教堂不少,但不買票連外觀都看不到的大概只有這間:
DSC05125
雖然蓋在山頂,但因為被樹林圍繞,山路曲折,
所以在售票處前是完全看不到一丁點建物的,
爬了兩段階梯後視野才豁然開朗,有peep show投錢開窗簾的興奮感XD

當下感動得雞皮疙瘩掉一地:
P_20191012_135920_vHDR_On_HP
上次這麼有朝聖感應該是17歲時看見安格爾的泉。

教堂很多地方都露出結構原本的混凝土質地,
我也是來到廊香才知道安藤忠雄在此地深受啟發,
DSC05148
今年來法國看的幾個現代教堂都好注重排水功能的造型,
在排水現代化後,已經找不到雨漏這種具象徵性的雕飾了,
不知道以後有沒有設計師會想復興傳統,再把排水重新趣味與宗教化。

這角度的屋頂很像方舟航行在白浪上:
DSC05138
戶外辦彌撒時使用的立面:
DSC05139
露天聖壇和講道台連結到室內的聖母像(玻璃櫥窗),
當活動在室外舉行時,聖母臉會從裡面翻到外面來,
不需要搬轎子,非常有巧思XD
DSC05140
混凝土講道壇放在這邊很有靈性,
但如果隨便放在一個工地真的會被拿去丟掉XD

這一面好米羅跟康丁斯基喔:
DSC05141
四個角度像是四座不同建築,每走幾步就一全新氣象,
米康立面(我亂取)的內部:
P_20191012_141159_vHDR_On_HP
彩色玻璃上有手繪上去的塗鴉,有小花跟箭頭等等的符號,所以我才會說像米羅。

室內外的聖壇其實是對稱一致的:
DSC05143
有人因為太感動而花錢點了蠟燭:
DSC05144
聖母看到台灣人點蠟燭表示欣慰:
P_20191012_141035_vHDR_On_HP
室內完全自然採光,並且很多耶穌光的運用:
DSC05142
修女站在下面是不是會很像鬼修女啊?

運氣超好,我們逛了一小時,一離開就傾盆大雨:
DSC05149
如果從巴黎坐車來至少要五六個小時,遇到下雨會哭死,
柯比意的創作理念:
DSC05151
也許一人收八歐門票的確可以創造一個安靜、和平與內在喜樂的環境,
(這是我來過最安靜、參觀者素質最高的教堂了)

2019北法之Château d’Isenbourg

標準

葡萄酒之路上的美鎮Rouffach ,又是一個晚上喝酒免開車的住宿:
DSC05121.jpg
Château d’Isenbourg擁有廣大面積的葡萄園,
侍酒師在倒酒時說是旅館自釀酒,
原本用在養樂多工廠喝養樂多的心情品嚐,
沒想到比這次遇到的任何阿爾薩斯酒還要驚豔。

阿爾薩斯最具象徵性的風景—送子鳥的巢:
DSC05049
仔細看右邊這個塔頂,因為近年來視力越來越差,整趟行程就只發現一個鳥巢XD
被葡萄園包圍、花繁草茂的美麗莊園:
DSC05062
只比前幾天住的城堡多一顆星,服務就好得心花朵朵開XD

也來賣建案:
P_20191011_183037_vHDR_On_HP
隔天穿了一件跟窗簾壁布很像的花洋裝,
在房間裡簡直像隱型人,
DSC05071
然後拉開窗簾直接可看日出月出,制高點視線完全無遮蔽,

晴雨甚況味,日月伴我醉:
DSC05056
有人的手機連日出都拍得一清二楚:
P_20191012_080108_vHDR_On_HP.png
早餐跟晚餐都可以喝醉的一張桌子,讓你忘卻時間:
DSC05082
窗外那個圓圓的是滿月,不是反光喔,
餐廳裡有旋轉梯可以直通葡萄田,
連樓梯間都拿來存放葡萄酒:
DSC05076
酒莊的酒標長這樣:
DSC05085
今天的白酒和汽泡酒來自Château d’Isenbourg,
Pinot Noir則是Rouffach當地名物Vorbourg Grand Cru,
然後我們在阿爾薩斯高級餐廳喝到的水都是這個牌子:
DSC05090
氣泡水有淡淡鹹味,很解渴好喝。

在阿爾薩斯的最後一天,正哀嚎著一種傳統甜點都沒吃到,
幸好早餐吧幫你準備了一切:
DSC05108
吃不下一整個Kugelhopf或一整條Berawecka沒關係,
這裡可以只切一口來吃,連Tarte aux poires都是現做趁熱。

P.S.Christine Ferber來自阿爾薩斯,旅館的官方伴手也是他的果醬喔。

2019北法之Route des Vins d’Alsace

標準

我們以為兩天可以逛完十個小鎮,結果五個就撐死了:
P_20191011_124402_vHDR_On_HP
圖中為Dambach-la-ville廣場上的小噴泉,
阿爾薩斯葡萄酒之路是法國第一條葡萄酒旅遊路線,
其實香檳跟波爾多和勃根地也有旅遊局規劃的葡萄酒之路,
但因為不像阿爾薩斯據點這麼密集漂亮,名聲相對沒那麼大,
我在閒晃的時候一直覺得氣氛好像羅曼蒂克大道,
這一區真是德國送給法國最棒的禮物啊。

Dambach-la-ville是正港以酒維生的酒鎮:
DSC04969
幾乎沒有品牌商店與觀光服務,全是酒莊跟酒舖:
我們抵達時觀光客小貓兩三隻,鎮上靜得嚇死人,
連主廣場上都可以免費停車:
DSC04987
市政府(前左)雖然有種花但是跟廢墟一樣冷清…主教堂(中後)的鐘雖然會敲但大門深鎖XD

小鎮的酒莊很有企圖心地打品牌策略:
DSC04963
每間酒莊前面都放了專人繪製的莊主素描,
P_20191011_143823_vHDR_On_HP.jpg
葡萄酒之路上最不像觀光景點的一個小鎮:
P_20191011_142712_vHDR_On_HP
每眨一次眼,都像收到一張明信片:
P_20191011_143005_vHDR_On_HP
結果就在這個完全沒選擇的小鎮上吃午餐了(因為全鎮只有這間餐廳):
DSC04981
阿爾薩斯必吃的火燄烤餅tarte flambée。

Obernai的明信片角度:
DSC04952
這城大到有火車站與米其林星星餐廳,典型的觀光勝地,
不知道10月是不是淡季,好幾個鎮都在大興土木,
也只剩這個視角拍不到工地圍欄(其實還是有拍到一點)
DSC04951
因為怎麼拍都會拍到工地土堆,所以照片只剩這三張
P_20191011_112849_vHDR_On_HP.jpg
Obernai謝謝收看。

Sélestat最有名的城門頭:
DSC05016
還有古今看板對比
P_20191011_152044_vHDR_On_HP.jpg
Sélestat謝謝收看,哈我很偏心吼。

來到觀光客爆炸多的Colmar:
P_20191011_162302_vHDR_On_HP
此人氣景點一定要上午來,不然下午只能拍到鑲金邊的背光小屋,
Colmar市場旁邊有個可以吃餅看船的包廂
DSC05028
因為運河與觀光船的存在,Colmar也被稱為小威尼斯,
出發前查了一下,全世界大概有超過十個叫小威尼斯的城市。

中國與台灣人之多~~聽到的中文比法文還大聲:
P_20191011_163120_vHDR_On_HP
光想拍這個景,都要排隊排15分鐘才沒有人頭入鏡。

Colmar很漂亮很多元,外圍也有比較閑靜的景色,
如果以此為葡萄酒之路的中心,往南北兩邊遊覽,應該是最棒的選擇:
P_20191011_165933_vHDR_On_HP
連隨便一間旅館都這麼精緻(好啦他是知名古蹟):
DSC05048
原本是葡萄酒交易所,招牌才會這麼葡萄吧!

最慘的是我們前一晚住的小鎮Barr:
DSC04912
為什麼拍的是房間呢?
因為全鎮都在修路,眼前所見皆是工地,
只剩這個窗景(市政府)能看:
DSC04914
旅館本身是16世紀的老建築,保留了很多以前的結構讓觀光客思古幽情:
DSC04918
早餐搶到好位子:
P_20191011_082752_vHDR_On_HP
但再過三分鐘,這個窗景就被怪手所佔據,
很想要旅館還我一半的錢,
我們來這邊完全沒有sightseeing,停車還要額外付20歐XD。

2019北法之Strasbourg

標準

如果只排一天參觀這城市,你一定會後悔:
P_20191010_152358_vHDR_On_HP
阿爾薩斯的酒鄉之路被觀光客炒得火熱,每個小地方都想沾一下,
反而忽略了集大成的史特拉斯堡,
相較之下,鄉鎮的小家碧玉完全比不上都會大家閨秀的內涵談吐,
人多不覺得擠、景多不覺得膩、美食服務有競爭有選擇,
老公甚至覺得若不是下雨,這裡應該是我們此行最棒的體驗!

德語中的史特拉斯堡寫作Straßburg,Straße是街道,Burg是城堡,
身為橫渡萊茵河的重要路口,他的名字帶點交通樞紐的意思,
自古至今都是工商業聚集的繁榮地帶,也是法國最重要的啤酒葡萄酒雙產地:
DSC04827
5000噸級的船舶可以從荷蘭鹿特丹直航史特拉斯堡,
甚至能在觀光小徑上看到船閘:
P_20191010_152644_vHDR_On_HP
與其說它是德法文化交匯,不如認定他是法皮德骨,
怎麼看都比羅曼蒂克大道還要羅曼蒂克!

阿爾薩斯的酒完全是德國風格:
DSC04814
綠色萊茵瓶加上綠腳杯就是阿爾薩斯的餐桌風景,
我在德國跟法國都沒用過這種杯,後來發現特產店全賣這種杯子,
然後來這裡第一頓就喝到好酸好好喝的Riesling,
即使Baeckeoffe豬臊味重到不行,搭著酒也能含笑吃光光:
DSC04824
(雖然豬肉很臭但泡熱湯的馬鈴薯好好吃)

重點行程Hospices Strasbourg:
P_20191010_154738_vHDR_On_HP
這座現在作為醫用的濟貧院擁有非常驚人的老虎窗,
一望無際的腹地,是史特拉斯堡最大的巴洛克建築,
但我們主要的目標是它地底下、1395年便存在的古老酒窖:
DSC04847
酒窖賣點是保存了世界上最古老的白葡萄酒,
我想說超有趣一定要參觀,拿著錢在入口處準備買票,
結果居然被收納嘲笑,他說你想支持我們的話只要買酒就好了,
原來這個阿爾薩斯葡萄酒復興組織是1999年所成立,
他們租用古董酒窖釀酒,並將利潤回饋給醫院購買設備,
順便促進觀光客了解阿爾薩斯的釀酒歷史,一舉數得,
DSC04849
酒桶前可以看到他們正在販售的各種品種葡萄酒
還珍藏了當時找到的「世界上最老的三個酒桶(1472)」

DSC04851
其中一個完整的酒桶裡發現存有五百多歲的白酒:
DSC04852
大部份的白酒被換到新的木桶裡繼續保存,留了一小瓶讓觀光客拍照:
DSC04859
維基寫到儘管裡面的葡萄酒已有500多年的歷史,
仍具有琥珀色的
顏色,味道非常細膩、香氣複雜,
讓人聯想到“香草,蜂
蜜,蠟,樟腦,細香料,榛子和水果甜酒……”

古時候的酒桶比較有趣:
DSC04855
這個比我還高的酒桶是一個結婚禮物,上面寫了新人的名字:
DSC04868
送新人結婚年份酒真的是很棒的idea,
婚姻跟葡萄酒超像的,好酒撐過十年就會越陳越香越有價值,
有人勸我們結婚四十年再開2003年的Tokaji比較划得來。

Strasbourg主教座堂嚇死人的高:
DSC04878
而且是粉紅色的!
明明亞眠比他高,但完全不覺得亞眠比他壯觀,
我們轉進這廣場時足足呆了有一分鐘。

外在雄偉高聳,內在唯美絕倫:
DSC04885
天文鐘比別人大尊:
DSC04898
當地聖母的造型也很有趣:
DSC04895
史特拉斯堡的聖母比別人豪氣,雙手張得拿麼大~~~
這造型來自於古代的史特拉斯堡旗幟,
後來歐盟甚至還請知名藝術家做了一個類似的彩繪玻璃送給教堂,
所以到處都看得到這姿勢的聖母紀念品,
另外就是史特拉斯堡大教堂的彩繪玻璃非常有名,
希特勒曾經把它們裝成74箱藏到鹽礦裡面…也就是大尋寶家的劇情,
戰後由美軍歸還給法國,我們才能在教堂裡一睹真面目。

無法一日逛完的史特拉斯堡~~以後一定還要再來
DSC04906
希望有機會拜訪他們的聖誕市集。

2019北法之南錫(下)

標準

光這條Rue Félix-Faure就有17棟Art Nouveau建築:
DSC04758
Villa Clématites/César Pain/1907。

今天的行程是逛住宅區,當初這些中產要多時尚多有錢才蓋得起這種房子:
DSC04741
天氣雨雨晴晴,房子好不好看完全要看老天心情,
Villa Les Glycines/Émile André/1902:
DSC04744
竹子跟圍牆讓我們只看到蘑菇頭,昨天路邊那間Maison Huot就親民得多。

Villa Lang/1905/Lucien Weissenburger:
DSC04748
所有的玻璃窗都有彩繪,室內一定要比室外還精彩,
Villa Marguerite/1905/Joseph Hornecker:
DSC04745
年久失修,只剩下大門還看得出當時的榮光。
Maison Grosjean/Émile André/1903:
DSC04762
Villa Clématites/César Pain/1907:
DSC04766.jpg
這是四棟連在一起的別墅,每一棟使用的植物主題都不同:
DSC04760
然後這條街大概有一半的房子都是Émile André蓋的,
根本就是活生生的建築師作品集。

南錫學院美術館:
P_20191010_113526_vHDR_On_HP
重點是收藏了Villa Majorelle的家俱與Emile Gallé的彩繪玻璃,
但其實除了他們以外的作品都更精彩XD
新藝術風格的售票處:
DSC04769
馬賽克地磚的邊飾也是代表南錫的睡蓮:
DSC04770
應該是某種繖形科植物造型椅,輕薄細緻:
DSC04774
Louis Majorelle整套家具上都用了這個漂亮的金色睡蓮裝飾:
DSC04778
把人家家餐廳原封不動地搬到博物館裡展示:
DSC04780
很像日本旅館理一體成型的洗手間呢,
天花板被飾條隔開的畫布畫上了女神像,
吊燈還分成三層三種亮度,
以前的裝潢超講究,為了安裝這套作品,博物館的隔間特別修改過尺寸。

Émile André設計的臥室家具:
DSC04785
最酷的是左邊的繡框,跟椅子成套外,連繡上的植物都是一樣的銀杏。

室外也有展品,圖中便是一座新藝術風格墳墓:
DSC04803
花園裡有一區還將展品上的植物再還原:
DSC04807
看右上那個黑色小牌子,是室內有展出的作品局部,
盆栽用一樣的植物、構圖呈現,
雖然因為天氣冷已經死了一半,還是不得不佩服它們的創意。

2019北法之南錫(上)

標準

Maison Huot/Émile André/1903:DSC04643.jpg
Nancy是我這次在地圖上標最多景點的城市,
即使冒雨,我們仍把整座城從南到北走透透,
她的美可以從新藝術運動起源開始說起,
普法戰爭讓一群頂尖工藝師與建築師落腳於Nancy尋求庇護,
École de Nancy(南錫學院)因應而生,
該組織因為在1900年的巴黎世界博覽會大放異彩,
充滿南錫色彩的銀杏、睡蓮因此在歐洲遍地開花,
即使這風潮在1910年左右劃下句點,
在一戰爆發前,南錫仍延用新藝術做為全城的視覺核心。

集中所有觀光客的Place Stanislas:
DSC04667
以金邊裝飾的6個鍛鐵大門與建築屋頂所組成,
DSC04580
我們抵達的時候剛好有活動,
中間Stanislas的銅像被鋪滿植物和生物形態的裝置:
P_20191009_150132_vHDR_On_HP
坐著輪椅的老人團來這邊做健康操與享受手部按摩,
小朋友也很開心地觀賞池中的錦鯉:
P_20191009_150046_vHDR_On_HP
看來除了觀光客,全城老少也都喜歡這個廣場。

由洛林(南錫所處地區)公爵的宮殿所改建的歷史博物館:
DSC04610
旁邊由教堂改裝成的博物館展示間:
DSC04619
神龕下面本來有天使報喜的雕像, 現在只剩下光線照射留下的殘影。

南錫舊時被很帥的星型堡壘式城牆圍繞,
現在只剩下城門:
DSC04627
這個可愛的門叫Porte de la Craffe。

Maison de Lucien Weissenburger/1904:
DSC04630
那天不知道是誰說法國人才不戴貝雷帽的…

Maison Huot/Émile André/1903:
DSC04641
蘑菇窗是他的正字標記,Émile André的作品超好辨認。

Henri Gutton/1902:
DSC04655
這麼漂亮的建築物居然只被銀行拿來當倉庫…

商店街上的平面彩繪:
DSC04656
木造的新藝術式門面:
DSC04672
剛好是老公的愛牌,逛歷史藝術兼逛街。

晚餐來南錫最有名的新藝術餐廳吃海鮮盤,
Brasserie Excelsior Nancy/Lucien Weissemburger & Alexandre Mienville/1911DSC04679
主題植物是蕨,有一種遠古生物化石風,
但細部處處引人入勝:
DSC04706
驚人的海鮮盤上桌:
DSC04682
18隻生蠔、麵包蟹、大龍蝦、小龍蝦與各色甲殼類,
原本以為把海鮮煮熟沒什麼門檻,但一路吃下來就是南錫這家最肥最甜,
難怪可以做出招牌,
DSC04715
生意超好,一個晚上可以翻三桌,
傍晚旅行團先來吃,正常晚餐時間則是下了班的市民,
最後是珊珊來遲、穿著華服的社交人士,
在歐洲根本看不到幾家餐廳有這種盛況。

2019北法之香檳一日遊

標準

這天是法國17日遊天氣最糟的一天,
應該算幸運吧,不必淋雨也沒有風景行程,
讓專業的導遊開著車載著我們到處喝酒,
同團的澳洲夫婦根本是酒癡,從他們那邊也得到很多不同角度的飲食知識,
應該標平常酒團兩倍的超值價才對!

特地選了RM香檳行程,來產地當然要喝平常喝不到的品牌:
DSC04464
這是傳統的葡萄榨汁機,之前在古堡裡也有看到,
現代化的比較像是在酒槽裡放一顆氣球然後充氣,
利用氣壓把葡萄汁榨出, 優點是不必清潔你現在看到的零件與縫隙,
DSC04465
榨出的葡萄汁會流到外圈的溝槽裡,
上圖拍的是三個出汁孔,初榨中榨餘榨分別用不同的價錢賣給大廠或自用,
當我們聽到餘榨都是被平常在喝的大牌子買走時,心裡很不是滋味(雖然不一定拿去做香檳),
不過前幾天跟香檳公主喝酒,
她卻告訴我們,只有財團才有財力保存大量年份酒來調製品質優良的NV,
在台灣買RM香檳反而容易當冤大頭,
真是越有錢越懂得省錢買划算的東西。

導遊示範轉瓶,同時也秀一下現在的高科技自動轉瓶架:
DSC04472
酒渣(死酵母) 積在瓶口已經像半個軟木塞:
DSC04477
厲害的技師可以在毫不浪費酒的狀況下把酒渣用空氣擠出,
不過很多酒廠已經有專業機器可以代勞了。

第一家酒廠Michel Fagot喝的四支酒:
DSC04481
RM廠的Vintage Champagne真的又便宜又好喝,
我們回國以後喝香檳都覺得好不值喔,
有趣的是最右邊的Ratafia,是用香檳的酒渣釀製的甜酒,
甜味自然討喜,所以即使才19歐,我們還是忍不住搬了一瓶回台灣。

第二站是去香檳王本人之墓XD
DSC04492
Dom Pérignon並不是發明香檳的人,而是提高香檳品質與發揚光大的人,
DSC04493
在這個下車尿尿的空檔我們學到他的貢獻為:
1. blend Chardonnay Pinot Meunier跟Pinot noir的配方。
2. 發現角度太大的瓶身會造成爆炸,改用弧度較緩和的瓶子。
3. 從木釘改用軟木塞減緩爆炸問題。
4. 將酒移至較低溫的酒窖保存以減緩爆炸問題。
總而言之,Dom Pérignon讓香檳從惡魔的炸彈變成高貴身份的象徵飲料。

午餐的香檳叫Malard:
DSC04497
對面的澳洲媽媽喝完後說了聲"沒啦",
我們還以為她會說中文(因為她女兒在台大學中文),
後來跟她說兩個字之間的關係她好開心,
澳洲先生從事畜牧業,跟我們聊起豬跟牛的智商問題,
最後推崇澳洲和牛絕對不輸神戶牛云云,我們後來對澳洲牛都改觀了。

終於吃到粉紅餅干:
DSC04509
mascarpone上插著的這種粉紅蛋白餅是香檳區的代表伴手禮,
其實沒有任何特殊調味,只是藉由胭脂蟲色素讓蛋白糖更浪漫一些,
一般來說要沾著香檳吃,除此之外沒什麼特別的。

第二間酒廠Champagne Devavry:
DSC04522
上圖是導遊展示酒瓶中死掉的酵母,配上澳洲先生有點死的表情非常有趣
她說用透明瓶裝白中白雖然漂亮但有風險,
這種無法抵擋光照的酒很容易變質產生甘藍菜的臭味。

除酒渣的工具看起來都很像刑具:
DSC04520
明明品質優良,也很努力行銷,但價格卻驚人地便宜:
DSC04523
年份香檳只要一張小朋友…

今天經過香檳區的Dizy與Bouzy兩個小村,澳洲媽媽打趣說,
Bouzy在英文是裝滿酒的意思,Dizy則是頭暈,所以既Bouzy則Dizy:
DSC04531
眼前這片葡萄園產的葡萄屬於Dom Pérignon,
我們在他對面的RM小廠Champagne Voirin-Jumel品嚐香檳:
DSC04535
澳洲媽媽跟莊主聊得很開心,
發現自己的好朋友居然是幫莊主拍型錄的攝影師,
而且攝影師本人就是Champagne Voirin-Jumel在澳洲的總代理,
三瓶酒中Cuvée 555最為經典,因為有過桶,所以多了一股香草味,
一開始酸得像是優格,加上一點點肉桂類的香氣,喝起來就像在烤蘋果派,
而且越喝蘋果味越濃,是我們喝過最有特色的一支香檳了!

莊主比較香檳出口澳洲與台灣的不同,澳洲人熟酒,喝酒就是生活,酒好就能賣,
台灣比較複雜,是喝行銷跟感覺的,邊說邊搖頭,
而澳洲媽媽知道我們偶爾也喝Yellow Tail 時,
她則很兇地跟我們說她不承認那是澳洲酒XD

買香檳買到要繼續去文具行買包材:
DSC04568
生平第一次買到要打稅,感覺海關稅官比我還緊張就是了。

晚上住Bouzy的酒莊民宿,
還幫我們訂了一間很酷的亞洲創意料理:
DSC04542
看出來為什麼酷了吧:
DSC04547
尚饗。
(免洗筷是廚房插好送出來的)

香檳區早餐的果醬是香檳醬:
DSC04564
專業到還分為白中白與黑中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