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2018隨筆集

【2018隨筆集】虛張聲勢

標準

我最近在聽嘻哈音樂。

快50歲的女人為什麼會掉到嘻哈音樂裡面的確是個謎,幾乎每個詞都要靠google才搞得懂含義,應該說是好奇吧,我那個年代所信奉的價值是溫仁謙遜,國中的校訓甚至是溫良恭儉讓,這樣的人哪懂狼性、哪懂攻擊?所以在被歌詞嚇到之後,我很認真地問我老公:「這些歌手在外面走闖不會被揍嗎?」

嘻哈音樂有十之八九是戰歌,乍聽之下很過癮、很激昂,但大部份也是耍帥耍狠,不外乎是炫富、炫技甚至炫耀性能力,有點像午間藥品廣告,彷彿你在歌曲中吃了無敵星星,誰都搞不了你,但拍子一結束,走路都可能被烏龜撞死,這種音樂一開始來自貧民窟、跟毒品和幫派有關連,連我一個外行人,也覺得這樣的文化密不可分,姑且不評論有什麼缺點,我想聊的是虛張聲勢之於環境的關係。

競爭越是激烈,虛張聲勢越能出頭,要搶到第一排的位子,才能被看見!

我記得小時候,大家都會讓彼此把話講完,才來討論雙方的認知與共識,到處可見20年~50年老店老餐廳、一部電影可以在電影院獨霸半年不下檔,社會很有耐性等你發揮潛力,那是一個努力絕對會被看到的時代。曾幾何時,人們不願意等了,我們只選那些看起來最厲害的,沒有坐第一排喊著「選我!選我!」,基本就不存在選單上,履歷或新聞的標題不夠驚人聳動,連被打開的機會都沒有,閱讀從書本變成部落格、再簡化成臉書,推特跟微博更快更精要,最後變成了一張照片定生死的instagram跟一堆hashtag,虛張聲勢越來越吃得開,速戰速決成為王道。

虛張聲勢在戰略上是有其作用的,其一、表演總要先拿到舞台,其二、當你沒有成本可以消耗,這是一個可以全身而退的計策:
甲國跟乙國開戰在即,勢弱的乙國國王廣招策士,願意用重金換取奇謀,一位江湖術士要求覲見,國王問道:「你有什麼奇招?」
江湖術士:「我這裡什麼都沒有,但只要國王願意付錢,大家就以為國王您得到奇招了。」
國王大喜,賞了術士六百個金幣,此事一傳出乙國,甲國國王以為乙國得到戰術,反而按兵不動了。

會吠的狗可能會讓敵方衡量放棄戰鬥,而完全不吠的,即使戰力很強,通常都還是會流點血。

廣告

【2018隨筆集】歧視

標準

舊世界的歧視往往針對天生的限制而來,諸如種族、膚色、性別與殘疾,大多來自演化的優越感,舉個例子來說,我相信有少數黑猩猩的智商是高於某些人類的,但從統計學的角度,人類在基因的細緻度卻遠勝其他靈長類,所以我們絕對不會將黑猩猩的福利跟人類相提並論;在人類社會中,我們也能清楚地觀察到某些文明的高度領先其他的地域,當歐洲已經蓋出如聖母院一類的絕美哥德式建築時,美洲的原住民還在茹毛飲血—阻礙文明發展的因素很複雜,但事實擺在眼前,人生而不平等,弱肉強食是天性,生物的排他性讓非我族類落入矮化的階層,歧視其來有自。

我曾經跟朋友開玩笑地說:「討厭任何人都可以,只要不表現出來,就不算歧視。」
對非我族類的厭惡其實無可厚非,你們的價值觀不同,天生的限制不同,需要的資源多寡也不同,不相往來即可;但若你將厭惡說出口—其一,對當事人說出口,你將會傷害此人心理,將惡投擲給他,也會衍生他將惡再回報給你,造成對立;其二,對當事人以外的對象說出口,你在散播厭惡、宣傳厭惡,你成為了惡的根源與中心,怎麼看都對社會毫無益處。

「我是就事論事的評論,這不叫歧視。」某些人會表明如此立場。
判定它是否為歧視,看的是高度,你是否站在比較高的位置批判他人?
你的智商或教育程度比他高嗎?你的外在條件比他好嗎?你的政治包袱比他少嗎?你有話語權嗎?你傲慢嗎?
如果你站得比他高,因此以言行表明厭惡他人,其實是很可恥的,而且是不人道的,「路西法效應」通常就是發生在「站得高的人」自以為正義的脫軌行為,當一整群人宣揚厭惡、集體歧視,下場會變成如何,歷史已經給了我們很多答案。

【2018隨筆集】眼界

標準

眼界講白了就是眼光的界線,它分為空間與時間兩種,人類的一生中,時常被地域的界線所限制,也可能被歷史的觀察角度所阻礙,變成只有片面知識的井底之蛙。

小時候有部非常賣座的非洲電影叫「上帝也瘋狂」,故事發生在與世隔絕的原始部落,某日他們撿到一個從飛機上丟出的可口可樂玻璃瓶,因為無論是材質或做工都是前所未見,被族人視為是上帝的禮物,引發軒然大波。觀眾會覺得這個電影好笑,就是因為原始部落知道的事情太少,有趣的是,我們總嘲笑別人眼界太小,卻從不反省自己甚麼都不知道。

空間上的眼界很容易跨越,跨步走出去就行,於是你能知道美國的雪跟日本的雪有什麼不一樣,西班牙與俄羅斯的牛尾又是怎樣不同的滋味。

時間上的眼界就沒那麼好克服了,學生時代信以為真的歷史,一直到這幾年,才發現是統治者官方的行銷工具,歷史從來就不是客觀的,每一行文字都有它的目的,它是服務成王敗寇的書寫,勝者將敗者當作叛賊,敗者也反擊勝者為暴君,以往所說的蓋棺論定,現在隨時都會因為一個網路上的微小聲音全面翻盤。

政治性歷史著重在因果,卻捨棄了時代的價值觀,我們討論著各種流血事件發生的始末,用現代的人權與律法來指責是非,卻忽略了那個年代的人,當下為了生存或榮耀,願意付出什麼樣的代價,如果只用一條捲軸來記錄歷史—將誰生誰死、誰輸誰贏的過程寫進去,那也太小看人類數千年來的複雜情緒與行為了。

非常喜歡對岸小說「三体」寫的一段

一个大人和一个孩子站在死于武斗的红卫兵墓前。
那个孩子问大人:他们是烈士吗?
大人说:不是。
孩子又问:他们是敌人吗?
大人说:不是。
孩子再问:那他们是什么?
大人说:是历史。

【2018隨筆集】同理心

標準

如果我是國小老師,應該會花一學期的時間教導孩子學會「同理心」,因為沒有比「同理心」更造福人類的思考模式了,但我今天要討論的不是同理心之於社會化的利他與互助,而是排除負面情緒,迎向更正面、光明途徑的康莊大道。

人為什麼會有負面情緒?90%是因為數學太好—愛計較:「我又沒帶小孩上飛機,為什麼要一直忍受別人的嬰兒哭鬧?」「明明是團隊合作,為什麼他休息的時間比大家多?」「我的稅金為什麼要拿去養死刑犯?」請你回想一下最近發生的不愉快,是甚麼原因造成的?計較是天性,人活著,就要搶資源,資源多的人有更高的存活與繁衍機率,相反地,資源被剝奪的人便會處於劣勢,這是為什麼我們總是愛計較、愛生氣,因為我們想要比別人更具優勢地活下去。

那麼,同理心又如何能夠減少這樣的計較呢?那便是幫自己的不平衡找到一塊墊腳石,讓自己有台階下。

常常看到許多社會版討論區的起手式是這樣寫的:「怎麼會有這種腦殘啊!」
你都覺得他是腦殘了,怎麼還會跟他計較呢?如果他在某方面腦殘、造成你的不便,那他應該會在更多地方造成自己的不便才是,你只是在人生的路途上踢到一顆小石頭,而他,不管到哪都要被人踢一下,到底是誰比較慘?再者,他今天為什麼會腦殘?一定是不像你有良好的家庭教育,甚至沒有幾個朋友,所以根本無法社會化,又搞不好是真的有身心殘疾,今天才會身不由己地做出這些令人後悔的事情,怎麼樣都是令人同情的。

有了以上這些「同理心」所搭建出的墊腳石,我便能從原本不平衡的狀態找到台階下了。

「同理心」的另一個好用處,是我在學脫口秀的時候學到的,從小我在群體中就一直是一個滿好笑的人,對於幽默這檔事是非常有自信的,但是第一次正式上台講笑話,全場居然鴉雀無聲,讓我驚訝萬分!

「不是每個人都聽得懂你的笑話!」這是我在課堂上學會最重要的事,我們在同溫層中待久了,以為最基本的常識,在其他的族群中,有可能被當作是天方夜譚,所以那些規則跟禮貌甚麼的,一定要做好因人而異的心理準備,後來我將這個理論運用到產品行銷上也得到很好的效果:「客戶為什麼不買單?」因為你的TA根本聽不懂你想表達甚麼!設身處地,才能有效對話。

如果今天人人有同理心,相信所有的無效溝通—也就是我們俗稱的批評謾罵,都不再是自爽的廢話了,巴別塔之類難若登天之事,也是指日可待。

【2018隨筆集】人脈

標準

只要是群體社會,人脈便是你想要四通八達的關鍵,能否自由行事、不處處受限,也將依賴人脈經營的手段高低。

古代人脈幾乎是世襲制,父親的姓氏決定你在人脈網中的重要性,你會認識誰、姻親會是那些人,幾乎都由上一輩安排;教育與商業開始發達之後,人脈也才跟著流通起來,一直到SNS開始引領主流社交,虛擬人脈興起,開始會未被曾謀面的朋友的朋友介紹工作,人脈變得更多元複雜,經營的重點也越來越不一樣。

我今天不是要討論怎麼擴張人脈,而是想寫點自己觀察到的3個小地方,希望大家的人脈都跟血管一樣暢通,即使不能藉由人脈得到什麼好處,但也讓自己意識清楚、活動自如。

1. 不要在人脈間自埋地雷
你先把人脈想像成人體的循環系統,我的血要從心臟流到腳趾,必需經過數個大動脈才能抵達目標,只要有一個動脈阻塞,腳趾便可能缺氧了。你今天得罪了一個無關緊要的人,但這個人好死不死連到了一個會影響你未來的群體,等於是一條小血管發炎廢了一條大動脈,瞬間此路不通,一條路被封了可能還有別條路可走,但我也看過得罪一個老闆、被整個產業封殺的例子。

2. 慎選你的主動脈
要看一個人,先看他親近的朋友!朋友除了代表了個人的價值觀,也有可能影響你原本的人脈,尤其是打著你好友名號在外招搖撞騙、騷擾異性的壞份子,都會讓原本通暢的人脈感染受阻;另外還有一種更有趣的,就是你把別人當閨蜜,處處炫耀,但對方根本不把你當一回事的,有一次跟朋友談到她另一個女朋友時問:「她朋友很多啊,怎麼會沒人陪她?」「喔,可是她的朋友都很瞧不起她啊。」有這種朋友,比沒朋友更負面。

3. 政治正確
朋友間原本就會以性別、種族或宗教做閒聊話題,以前說玩笑話只有身邊最同溫的人聽得見,不會特別深掘言外之意,但現在媒體發達,很容易就會藉由網路不經意傳出去,甚至斷章取義、扭曲誇大,這也是為什麼社會越來越在乎政治正確的主要原因,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一句無心的批評會傷害到哪些對號入座的對象,幽默很好,但政治正確更重要,不要被貼標籤,不要被特定族群厭惡,也是優化人脈的重點之一。

【2018隨筆集】宗教

標準

主流的宗教都是幫助你離苦得樂的。

我的宗教啟蒙書很特別,不是聖經也不是佛經,而是一本用歷史來講宗教起源的「文化五舵手」,它用哲學家的角度來描述世上最重要的五位宗教家,把他們定位在文化與倫理規範的先知,意思就是—宗教不光是教你崇拜神,而是用一套平衡適世的方法來讓社會更美好。

古時候宗教是如何產生的呢?因為人類有著共同的恐懼與慾望,為了追求心靈與群體的平衡,不同的區域竟然產生了相似的宗教,你可以發現,無論東西,都在訴求一個更平靜美好的死後世界,用意是讓你不再畏懼死亡,又無論東西,都有賞善罰惡的地獄,以讓世間人類遵循道德標準。

世人誤將追求「神力」當作是宗教最重要的功能,以為神力能使病痛痊癒、死裡復活、發財升官,殊不知神力都是用在下紅雨降瘟疫上,哪有時間管那些私人小恩小惠,神不是不愛人,只是他不是愛特定的人,具有全觀全知的能力時,你會知道唯有平衡才是最大的善,洪水不是拿來處罰人類,而是使大地欣欣向榮的,所有的生命都是週期,有凋謝才有萌芽,所有的生命都有制約,有屠殺才有繁衍。

繼續回到離苦得樂,我們為什麼會苦?因為我們無知!試想你的上次悲傷與憤怒,是因為哪件事情?
為什麼我的親人會死!我悲傷!—沒有人的親人不會死,如果你知道死亡是生命週期中最棒的一環,你根本不會悲傷。
為什麼小偷要偷走我的錢!我憤怒!—甚麼樣的人才會偷錢?如果你能貼近這位小偷的人生知道他的匱乏,如果你能知道你的資源並不是在非常公平的狀況下取得的,你根本不會憤怒。
為什麼我愛的人不愛我!我悲傷憤怒!—你如果知道愛是甚麼,你根本不會悲傷憤怒。

宗教就是在教你全知—不要只看到自己的痛苦與匱乏,同理地球上的其他生物,厚道來避免厄運,寬心來取得健康。這世界所有的善惡其實都是相對的,當你無知時,會覺得獅子怎麼可以吃斑馬?這是謀殺!當你全知時,便會知道這些都是追求平衡的流動,在「祂」的視角看來,地球是完美的,沒有不該被製造出來的東西,既然存在,就是必要的。

【2018隨筆集】愛情

標準

愛情為什麼不理智?因為它是由動物性所趨控的,缺乏這種損己利他的行為,動物的基因很難複製繁衍下去。

在繁衍的動物行為之前,我想討論的是性吸引力跟愛情之間的關係。電視、電影、愛情小說中所提及的愛情,大概只有10%是真正的愛,其他只是性吸引力所衍生出的相關互動。

如果是真的愛情,你會愛一個不懂你、不護你、甚至無法溝通的對象嗎?有的對象甚至還會傷害你,會陷入這樣的感情而誤以為愛,我只想得到一個原因—那就是你想從中得到性吸引力的成就感。身為人類,我們終其一生在追求成就與掌聲,為什麼?因為生存就是成就的戰爭,成就感讓人類自覺有生存優勢,所以我們終生勞動、創造、裝扮自己、教育後代,來得到成就感。

性吸引力大概就是身為生物,最具繁衍優勢的關鍵能力,如果要為自己的性吸引力評分,很難有客觀的標準,只能借助你所吸引的對象來獲得成就感,這也是身為人類的我們,卻跟孔雀一樣拼命在異性前面展示美貌、華服、智力與財力的原因,換言之,條件越好的對象,越能證明自己的性吸引力有多強。

回想一下你這一生所遭遇的愛情吧!有幾個對象是與你心靈相通的呢?光是要聽懂你說的話、能夠送出讓你心滿意足的禮物都很難,更何況是蒙田所說的「你即是我,我亦是你」了。

我們陷在這種「成就感」式的愛情中無可自拔,就只想要證明自己的性吸引力—他是愛我的、他不能沒有我、他除了我沒有別人—「喔耶!我有性吸引力!」;反之,他不愛我、他沒我也活得很好,他除了我也可以愛別人—「完惹!我沒有性吸引力!」

我們在性吸引力的遊戲中隨波逐流,因為得失心起伏而快樂悲傷,寫出有關愛情的文字,並且歌頌愛情,然後教育下一代—「這就是愛情啊!」